刘宝纯


刘宝纯 :1932年生于山东省荣成市 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山东省文联名誉主席山东省美协名誉主席, 山东画院名誉院长 一级美术师美国休斯敦大学客座教授。历任中国画研究院院委、 中国美协理事、 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画院院长山东省文联副主席。

刘宝纯:灵性所至,气吞云梦!

中国画发展的历史可以说是由无数的对艺术持严肃态度、富有创造精神的画家连接起来并推向前进的。有成就的画家都能够从历史的某个契合点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刘宝纯先生就是这样一位画家。他以他熟悉的生活热点和崭新的感受,以自己鲜明的艺术特色和诸多优秀作品,标明了自己的坐标点,显现了自己的位置。
▲ 寒云欲雪
   20世纪70年代初,当许多山水画家还心有余悸,踌躇不前,画坛还是死水微澜一片沉静的时候,他便与其画友一起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分别以黄河、淮河、海河的治理成果与景观为题材创作了“三河”组画,犹如投石冲开水底天,激起山水画界的普遍关注。钱松岩、谢稚柳观后曾发出“中国画有希望,山水画后继有人”,“山水画的又一个重点在齐鲁大地崛起”的感叹。在文化出现暂时断裂的当时,这可以说是为山水画历史的延续重重写了一笔。
▲ 蓬莱仙阁 
  刘宝纯先生的艺术进程是坎坷的。历史的大潮并没有把他推进艺术院校的大门,但他却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勤奋、刻苦和执著不懈地追求,使他在艺术天地里建起了一座座里程碑。在通往艺术的道路上他步履艰辛,但却十分坚定。他认认真真的对待传统,摹习大量历史名画。上追宋元,下继明清;远及“马夏”,近就“二石”;日夜兼程,风雨不辍。对各种皴清法、染清法,悉心研究,博采众长为我所用,为建立自己山水画的博雅风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间,他还担笈负楮,南下北上,拜谒过多位当代画界同仁,切磋艺事;他认认真真的对待自然造化、社会生活,七登泰岳,九临沧海,溯九曲黄河而上,沿万里长江而下,三峡涛声、漓江帆影、五岳松云、九寨飞瀑、七百里海浪、八千里云和月……万般自然造化的气象、风韵,尽情领略以充胸襟,厚积而带薄发。他认认真真地对待自己,把握自己,时刻勉励自己:一个中国画家,应该植根于艺术的土壤之中,顾及民族的欣赏习惯和审美要求,做到雅俗共赏,为广大群众喜爱。他始终把自己放在“背水一战”的创作氛围中,随时鞭策自己,奋力向上,终于在自己的艺术领地,构筑起属于自己的风格:博雅、清新、隽永、挺秀,实现了自己的追求;他也认认真真的关注着新时代的审美要求。
▲ 神木枯根
  艺术是时代的象征,他时常思索:时代对艺术来说是什么?时代对艺术的要求是什么?经过多年的实践,他领悟到就是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和一代人的思想感情。时代要求艺术家发现群众生活的内在美,并以相应的形式表现出来,满足人民群众的审美要求,以净化人的心灵,激发民族精神。从这里我们便可以理解刘宝纯为什么选择使自己的作品具有从形式到内涵,紧扣读者心扉、博大隽永、雅俗共赏的艺术道路,而不为随波逐流的虚假形式所干扰。
▲ 松涛
   刘宝纯及其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和高逸的艺术品格。他作画注重气势,可谓“大气磅礴”、“法备气至”、“神完气足”。这是画家把心灵通向大宇宙,天人合一的产物。齐鲁文化滋养了刘宝纯宽阔的胸襟和艺术灵气,而名山大川的雄浑气势又陶冶了他的精神气概,正是“象为心得”,“取象不惑”,主体意识与自然造化的融合神话。他的画多取材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泰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惊涛拍岸、水天一体的大海,顶天立地、奔蛇走虺的苍松以及“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山泉飞瀑……刘宝纯多次登泰山下东海写生,可以说积稿等身,但他的画从不是写生稿的再现和放大,而是化景为意,以意寄情,发于天然而几无滞碍的再创造。歌德说:“艺术家一旦把握住一个自然对象,那么这个对象就不在属于自然了”。这中不属于自然的“自然”,便饱含着画家的情深,而“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这便是他的作品激人心绪的注解。
▲ 台北淡水河口

  刘宝纯是一位颇具灵性的画家,画如其人。他作画崇尚灵气和灵性。他的画通常在审度章法时统一运筹画面的黑白、虚实,制造统一的运动趋向,赐予画面鲜活和灵性,使得整个画面活跃起来、跳动起来,形成一种统一的韵律感。在广阔的原野上,平静的江水从无际的远方带着帆影走过来,随着也飘来了轻柔的乐章,在奔流着黄河的画幅前,你的耳朵会想起《黄河大合唱》的旋律。斜插山崖的古松,稳中有险,静中有动,充满着生存的活力和率动。蓬莱高阁与淡云疏月相汇,恰似一首海外游子思乡曲……这些生机勃发的自然景物,在画家的笔下都赐予了拟人灵性,牵动着读者的思绪,激起感情的涟漪。

▲ 泰山瑞雪

  刘宝纯作画长于造境。他的山水画《犁花一砚雨》,渗透着一种意态萧然、清新浑邃的意境。带雨的犁花、缥缈的仙山、幽谷里的溪流、树隙中的蒙雾,画家通过自在怡情之笔将观者带入奇美之境地。刘宝纯总是从生活中、从真山实水抓取素材、获得灵感,总是超越写生的局限,摄其灵魂,来一番创造,成功所在,难得可贵。

 
  无论是咫尺册页,还是宏幅巨制,他总是审度空间,信笔挥洒,一气呵成。他运笔用墨,纵横自如,意到笔随,笔到意显,激情喷薄,一泻千里……

  他朗朗襟怀,荡荡激情,集古融今,独辟蹊径,在中国画领域中,创造了一方气象万千的艺术天地。


                                             



 

 

上一篇: 张登堂
下一篇: 韩宏宇

浏览:|发布于:2017-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