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军


肖军: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书法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兼隶书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五一文化奖”、山东省“泰山文艺奖”、北京市“泉城文艺奖”获得者、山东省“德艺双馨书法工作者”。肖军学习书法,初师“二王”一脉,于羲、献父子和米芾下功夫最深。后又旁求远绍,举凡两汉简牍、北朝碑志、晋唐名贤法帖,靡不通习。他又细参时贤所作,力求不乖时、不同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近年来,他笔端所向,复归晋唐。经过了四十余的淘洗,他在雅正中显露个性,于质朴中追求丰富,成为书坛鲁军的中坚。

古典的蛊惑—漫议肖军的书法艺术
来源:新华网  作者:  郑训佐

    "古典的蛊惑",这是笔者对肖军近年来的艺术之旅所作的总体评判。的确,从对"二王"清新婉丽之质的探求,到以鲜明的现代姿态对之进行"六经注我"式的解剖,最终回归到前二王时代,沉醉于大智若愚、大巧若朴的混沌之境,无一不体现了对这种蛊惑的一往情深和近乎于别无选择的执著甚至执拗。


  实际上,"二王"不仅是肖军艺术上的参照,也是古今钟情于书道者的共同指归。之所以形成这种"万流归海"、"五岳朝宗"的历史盛况,完全取决于"二王"本身文化昆仑的性格。"二王"所处的是一个"人"的自觉与艺术的自觉相辅相成,从而造就了前无古人也庶几后无来者的人文景观的时代,作为能够承担这一时代精神的最感性的载体--书法--也体现了最饱和的人格内涵和与之相应的风度。而"二王"可谓能得"风度"之三昧并将之对象化到书法艺术中的特立独行者。并且,作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书家,"二王"的艺术生涯还焕发着一种复杂而使人们不容回避的历史"中介"性,即在他们的身上即结出了最为丰硕的具有整合意味的古典的果实,同时也胎息着尤富未来指向性的现代风范的花蕾。这无疑使"二王"与同时代的书家区别开来,成为永恒的经典巨匠。事实正是如此,唐宋固然,即使颇有另类色彩的一些明清书家,如王铎、傅山、张瑞图、郑板桥等也莫不是以瓣香"二王"开始艺术生涯的。但同是"二王"的信徒,效法的层面却判然有别,甚至大相径庭,如颜真卿取其壮大,米南宫取其险仄,赵孟頫取其温润,傅山取其怪谲,总之,善学者皆能探其真蕴且各本其性,将"二王"的血脉发扬光大。大约正是鉴于这一毋容置疑的历史轨迹,肖军也确立了自身追随"二王"的原则或者说角度,即撷其精致。这一原则的确立看似平常,实质上却有着耐人寻味的普适性。因为古今相较,现代人最大的人格缺陷是因社会变动急剧而形成的蹂动性,这不可避免地给当今的艺术刻上了粗糙的烙印,这从当下的艺术家多标榜骠悍、狞 、散漫的风调不难窥见这一端倪。在这一沉重的背景下,"君向潇湘我向秦"地走向精致,既是一种艺术补偿,更是一种人格完善。笔者没有就这一问题与肖军展开探讨,但以情以理度之,当不致于南辕北辙。

 但有一个时期"二王"的影像在肖军的创作中忽然消失了,那由精致产生的细腻几乎在瞬间为近乎民间化的朴野和稚拙所取代,我们仿佛看到循规蹈距的谦谦君子一夜之间蜕变成了一个不衫不履的郎当少年。这不由得使关注肖军艺术走向的同道者一时间陷入了困惑。其实,这种看似裂变和反叛的现象恰恰是一个在真正的意义上追求精致,并试图赋予它新的历史内涵的书家,在探求的过程中出现的必然变化,如果用美学原理和相应的范畴表述,即近似于"正、反、合"中的"反"也。正因为它包含了这一深远的关怀,所以实际上是以反动的姿态校正因过份精致而造成的诸如温软、柔弱等弊端。正因为如此,近二、三年来,在肖军的创作中又出现了另一种迹象,即由晋而上溯到秦汉,且以帛书为焦点。这又是一次意味深长的螺旋式的转折。因为秦汉是"二王"的先声,且涵容着"古拙的壮大"与"壮大的古拙",因此以之为基本艺术支撑,便不会因技术的过于娴熟而堕入圆滑。实际上,不仅肖军,当今许多书家也都把秦汉视为重要的历史标的,从而体现了与前书家以至近代书家截然不同的审美趋向。的确,"二王"一派经历了千百年的发展,虽然支脉横生,并且也时与其他流派如北碑汇合,出现新的变异,但在历史接受的过程中,因接受主体等因素的作用,也命定地产生一些负面效应,如因过于重视雍穆,而具有了台阁气象;因过于强调法则,而暴露了太多的匠意;因过于钟情文气,而承载了太多的文化的矜持,至于以上所说的温软等弊端更是在所不免。这从明清以来诸如文征明、董其昌、王文治,乃至现代的沈尹默、白蕉、吴玉如等书家的风格中不难发现。这就是说历史上"二王"一派的书家在开疆辟土、光大先贤伟业的同时,也陷入了另一座由自己筑就的"围城",后辈要克绍箕裘,首先必须进行文化和艺术上的突围,而选择厚重生涩甚至带有几份"狂飚自天而落,沙石卷地而起"的莽莽苍苍的秦汉作为偶像,可以说明智之至。由此说来,肖军的特立独行中也包含了一份书坛共同的关怀。

  以上所言,是笔者对"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肖军艺术理念的臆测,和由此引发的一些遐想。作为一个异常重视艺术践行的中年书家,肖军创作状态中体现的那一份专注与严谨同样令笔者感动。他书写起来非常投入和从容。在人群熙熙的笔会上,只要发现某一幅作品有不尽意之处,则当场毫不容情地撕毁,再创作出满意之作。这些都意味着他是一个自觉地在自己的头顶上悬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艺术上的完美主义者。也许"真正意义上的完美"对任何书家都只是一种向往、一种意念,但却是须臾不可缺失的灵魂化的素质,有了它,便可以拒绝粗糙、伪饰,甚至功利性的诱惑,陶醉化的沉坠。因此一个有着"完美"意识的书家往往又伴随着浓郁的"自藏"意识,他们往往离焦点、热点很远,常常只是在灯火阑珊处袖手乾坤,以保持必要的冷静与理智。肖军在省乃至全国曾多次获奖,是省内知名度很高的书家,但媒体中却很少见到他的身影,抛头露面的活动也基本与他无缘。闲暇时只是与二三知己品茗论艺而已,如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在静谧中涵詠艺术人生。我很钦慕这种悠然,但心向往之,而实不能至,因此只能作这种纸上的精神漫游,与肖军作一番写意的晤谈。 
 

 

 

作品欣赏














上一篇: 借助古人,抒写自己——资深书家耿彬先生
下一篇: 薛伟东

浏览:|发布于:2017-12-01